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谁还愿意执迷30年做版画,“笨拙又麻烦”的海派版画后继有谁?
[摘要] 近日,金星在其位于黄浦江东岸的上海金星舞蹈团排练厅内,举行了一场特别的舞蹈体验课。体验课上,金星褪去了主持、导师、综艺咖等诸多身份和标签,回归其最本真的面貌——舞者,用肢体阐述她的舞蹈理念以及这么多年

 

照片:胡晓芒,新民晚报记者,上海著名版画艺术家鲁治平先生拍摄

上海著名版画艺术家鲁治平先生在过去几十年里用版画语言将瓶子拆解成不断变化的形状。他喜欢灰色调。创造的瓶子给人一种和平与安宁的感觉。它们接近中国水墨画,灰色、灰色和浅色。30年来,他致力于版画创作,多次与“瓶子”纠缠在一起,以至于“瓶子”几乎成了其象征性的视觉符号,被批评家们称为“陆制瓶子”。

“坐以待毙——引领鲁治平作品风格研究展”从前天开始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向公众开放。

照片:游客欣赏杰作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拍摄

30年对雕刻和瓶画的痴迷

展览展出了60多件鲁治平从1990年代中期至今创作的精美作品。展览分为“坐而领物”、“无声润物”、“灰色五字七字”系列、“无瓶瓶瓶”系列和一些偶发性印刷、废电影作品、铜版、考古笔记作品等系列。创作时间跨度为25年,充分展示了鲁治平在版画创作上的不懈探索和成就。

在他所有以“瓶子”为主题的版画作品中,几乎从来没有完整的瓶子。因为他说他从来不想画一个可以触摸的真正的瓶子,这都是按主题来画的。鲁治平还在普通椅子和印刷机上印刷他的版画作品。一瞬间,三维设备成为了另一种版画载体,让艺术爱好者眼前一亮。

照片:黑白两色,平版印刷,53×47,胡晓芒,新民晚报记者,2007

鲁治平在版画艺术领域努力工作了30多年,在这一艺术领域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他看来,这是他的选择。为什么他对这幅画着迷,他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艺术是一个没有边界的世界。艺术家只能在特定时期内面对有限范围的命题。“令人眼花缭乱的新命题考验着艺术家的远见、决心和专注。艺术生活有界限,能量有限,选择也是如此。毕竟,有几个人才能够负担得起一切,玩得很好。我不妨选择一个同样有趣的合适的命题。我选择了一个有点尴尬和麻烦的字体。”

图片上说:瓶子不是第五瓶,丝网版,93×70厘米,由2008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拍摄

雕刻跨界合作让观众耳目一新

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郑心耀认为,在版画改革的过程中,鲁治平展示了新作品,让观众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看,比如欣赏雕塑和装置。在印刷人才的培养方面,鲁治平印刷工作室的培养使中小学美术教师受益匪浅,他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图片上写着:坐在那里领着风景——看石头——看四川,丝印,68×47,由2018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拍摄

说到印刷教育,有什么瓶颈吗?鲁治平点点头,表示困难的瓶颈一直存在。上海版画的中间力量被打破,版画院校的专业教育缺乏,高校的实践积累不够,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是业余创作,不像中国画和油画那样形成系统的训练。对于艺术展览来说,版画需要艺术家花更多的时间,而艺术学生则缺乏时间。

图片上写着:坐以待毙——看石头——看阴,屏幕,68×47,由2018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拍摄

去年,鲁治平与《花儿》作者兼小说家金宇成合作创作版画插图。与当代画家孙亮一起,他们都在努力振兴版画。“上海是现代版画的发源地。我想尽力改变现状。这是画家的责任。版画应该打破障碍,文学和版画,音乐和版画,设计和版画,生活和版画...包括争取其他类别艺术家之间的跨境合作,允许更多资源进入,让观众看到新鲜的版画内容。”

图片上写着:坐以待毙——观看2018年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拍摄的68×47丝印石杨志

鲁治平非常同意意大利评论家伊万·夸罗尼对版画的评价。他在展览前言的第一段写道,外国同行对这一古老工艺的赞美:“版画是当代版画艺术家与不愿奉承时尚的古代艺术精神的延续之间的纽带。有必要更新这种艺术技巧和形式,使之敏感地适合当代。这种艺术形式从未停止对当代艺术语言的贡献,它是一种个人的、独特的艺术探索,中止于过去和未来——它反映了现代的迫切尝试,但并不否认传统形式的价值。”

(新民晚报记者乐梦蓉)